專家論譜

當前位置:家譜網 >> 專家論譜 >> 瀏覽文章

金濤、牛振合:淺析宋至明代家譜序跋的撰寫方法

時間:2019/9/29 16:49:57
信息來源:本站綜合
發布:新聞編輯部

家譜,是中華優秀傳統歷史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作為家族歷史的載體,序跋必不可少。因為這部分需要詮釋說明很多問題,一個沒有序跋的家譜顯然是不完整的。而家譜序跋是序跋中較為特殊的一種文體形式。本文僅以《四庫全書》所收錄的宋至明代家譜序跋作為文獻依據,輯錄數篇,稍加梳理,以饗讀者,旨在為撰寫家譜序跋時能借鑒啟迪、開闊思路、有所幫助、有所裨益。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史部總敘》云:“舊有譜牒一門,然自唐以后,譜學殆絕。玉牒既不頒于外,家乘亦不上于官,徒存虛目,故從刪焉。考私家記載,惟宋、明兩代為多。”

由于宋代特別是明代,允許私修家譜,致使民間修譜,方興未艾。基本上“家家有譜牒,戶戶有家乘”。因此,家譜序跋這一文體形式隨之產生并迅速發展起來。不僅數量龐大,而且在撰寫時特色各異、順理成章。由于私修家譜數量的增多和普及,便產生了大量的家譜序跋。檢《文淵閣四庫全書·集部·別集類》,僅《四庫全書》收錄的明代以前的家譜序跋就有220多篇。這些譜牒序跋反映了在當時的歷史背景下,譜牒序跋在撰寫時的種種特點。從檢《文淵閣四庫全書·集部·別集類》不難看出,撰寫者為一部家譜撰寫序跋時,先是了解家譜編修過程及主要內容,把握重點、找出特點;再結合家族實際、縝密構思、選擇一個切入點,然后鋪敘成文,這幾乎成為了撰寫家譜序跋的基本思路。

從家譜編修的發展變化來看,唐朝前期,家譜的作用之一是世人嫁娶時,查看門第,要求門當戶對。特別是大士族之間出現了 “恃其族望,恥與他姓為婚”的現象,而修譜的宗旨和主體在宋代發生了根本變化,又被賦予了新的職能,即“說世系,序長幼,收宗族,辨親疏。”有鑒于此,在家譜編修的序跋里,就把“尋根問祖、明辨世系、敬宗睦族、聚親傳脈、教化后昆” 等實際功能更加凸現出來了。而序跋的編撰更具有提綱攜領、畫龍點睛等作用,其指導性、史料性、文獻功能等尤為重要。因此,宋代以后,無論世家大族還是布衣平民,無不重視對本族家譜序跋的撰寫。

通觀《四庫全書》所收錄的宋至明代家譜序跋,最常見的撰寫方法主要有:

一、闡述譜論,強調編修家譜的重要意義。

歐陽守道在《黃師董族譜序》中道:“族非譜無以知枝葉本根之分合,然生今之世,家有此者亦罕矣。 蓋雖大家,往往失其傳也。”(《集部·別集類·南宋建炎至德祐,巽齋文集卷十一》) 開篇強調了家譜“明辨世系、尋根問祖”的重要意義,如果沒有家譜,再枝繁葉茂的家族也會根斷脈失。

如劉詵《龍溪曾氏族譜》云:“族不可以無譜族,有譜然后不以疎為戚,戚為疎,不以尊為卑,卑為尊,戚疎尊卑秩然不可紊而后孝弟之心生焉。若戚也而為疎,疎也而為戚,尊也而為卑,卑也而為尊,尊卑疎戚其序己紊,孝弟之心何由而生?”(《集部·別集婁·金至元·桂隱文集卷二》) 

金幼孜《吳氏族譜序》:“ 族不可以無譜,譜者,所以敦本始、明世系、別等衰而篤恩義也。夫人之生,其初一人之身,至于二世、三世,其居尚同一家,飲食起居、冠婚喪祭相聚于一堂之上,揖拜跪起,長幼文禮秩然而不紊,譜不作可也。傳之既久,至于后世,一人之身散而為數十百人,仕宦轉 徙之靡常,居止地望之有異,茍無譜以合之,則苗裔無所據,疏戚無所辨,至于相視為途人,比比而是。此譜之不可以不作也。” (《集部·別集類·明洪武至崇禎·金文靖集卷七》) 

二、溯源姓氏,敘述本族姓氏的始祖及起源。

宋濂《諸暨孝義黃氏族譜序 》:“黃為贏姓十四氏之一,出于陸終氏,后受封于黃。今光州定城西十二里猶有黃國故城。黃既為楚所并,子孫散之四方,以國為氏。”(《集部·別集類·明洪武至崇禎·文憲集卷七》 )

楊杰《楊氏世譜序》:“楊氏,姬姓也。其先曰尚父伯僑,蓋周武王第三子。唐叔虞之后,始封為楊侯。楊侯生文,文生突,晉之公族,食邑于羊舌。突生職,惠公上卿。職生肸,字叔向,亦曰叔譽,晉太傅,食采楊氏邑。肸生伯石,字食我,以邑為氏,號曰楊石。 ”(《集部·別集類·北宋建隆至靖康·無為集卷八》)  

宋濂《張氏譜圖序》:“張以字為氏,出于晉之公族。有解張者,其字曰張侯,故晉國世 有張氏。而譜家謂少昊第五子揮為弓正,賜姓為張,則非也。子孫蔓 延,分適他國,而居清河為最盛。清河之族布于大江之南,其遷江陰者,則不知始于何世。圖牒喪漫,不可鉤考,至月崖翁始入于譜。”(《集部·別集類,明洪武至崇禎·文憲集卷七》)  

三、追尋發展,探討遷徙卜居的艱難歷程。

如范仲淹《續家譜序》云:“吾袓唐相履冰之后,舊有家譜。咸通十一年庚寅,一枝渡江,為處州麗水縣丞,諱隋。中原亂離,不克歸,子孫為中吳人。”(《集部。別集類·北宋建隆至靖康·范文正集補編卷一》)

再如蘇洵《蘇氏族譜》云:“蘇氏之譜,譜蘇氏之族也。蘇氏出自高陽,而蔓延于天下。唐神龍初,長史味道刺眉州,卒于官。一子留于眉,眉之有蘇氏自是始。”(《集部,別集類·北宋建隆至靖康·嘉祐集卷十四》) 

呂南公《呂氏家系 》:“開寶八年,王師加金陵,兵官樊若水至城下,晚請于帥以燔民廬,而吾家毀焉。曾祖王父君搶攘,挾其二子輕赍南遁,至江州遇其故人,有祿者教以宜走南豐,于是從之。明年復遣次子返省金陵,且謀復舊居,而舍阯、券籍皆灰蕩,不可理辯,遂定計為南豐人。有屋于縣郭之東,逐土宜為生。”(《集部·別集類·北宋建隆至靖康·灌園集卷十七》) 

四、述錄賢達,側重家族仕宦經歷及家族隆盛。

一個家族令后人引以為豪的常常是家族歷史悠久,代有名賢。所以,家族世代綿長久遠,是家譜序跋中最常見的敘述重點。

文天祥 《跋吳氏族譜》:“自魏晉以來至唐,最尚門閥,故以譜牒為重。近世此事寢廢,予每為之浩嘆。今觀吳氏譜,源于禾川之燕市,派于西昌之白沙。自宋興以來,衣冠燦然,蓋升學者二十有二,舉于鄉者五十有七,薦于漕者三,奏于禮部及精究科賢良科者九,而特科、恩封、世賞、拜爵者 又三十有四人,盛哉,可觀矣!”(《集部·別集類·南宋建炎至德祐·文山集卷十四》)

  如楊杰《楊氏世譜序》云:“伯石生章,征東大將軍,華山侯,始居華陰。章生歎,字太初,秦上卿,后除弘農,始作《家譜》以示子孫。欵生碩,字弘遠,隱居華山仙谷,見五星聚東井,知漢必興,后為太史。碩生喜,字幼羅,從漢擊項羽,封赤泉侯,謚曰嚴。喜生敷,字伯宗,襲封赤泉侯,謚曰定,其后為新昌院。敷生胤,字無害,襲封赤泉侯。胤生敞,字君平,任大司農、御史大夫,封安平侯。預謀立宣帝,拜大丞相。”(《集部·別集類,北宋建隆至靖康·無為集卷八》) 

再如,宋濂《跋徐氏譜圖后》:“余在幼時,聞金華有韋齋徐公,諱澄,字清伯,宋淳熙丁未進士起家,教授邵州,官至中大夫、福建路提點刑獄公事。風節行義,與義烏徐文清公僑并稱,世號二徐。韋齋生知南陵縣事靜孫。南陵生嚴 州司戶參軍木潤,咸淳辛未進士,號能繼父學者,與弟咸淳戊辰進士文潤,壽皆百歲。”(《集部·別集類·明洪武至崇禎·文憲集卷十四》) 

有的將整篇序跋的重點放在家族中某個有聲望者,對此人的生平事跡、德才言行進行詳細記述,如游九言《游氏世譜》云:“文貞清貧儒雅,方正之操,時人服之。方明帝之初,近侍群官預在奉迎者,自侍中崔光以下并加封,而文貞亦加文安縣侯,獨辭曰:‘子紹父爵,禮也。’卒不受。及博士之世,明帝以文貞昔辭縣侯,復欲封博士。博士守父志,又固辭,論者高之。”(《集部·別集類·南宋建炎至德祐·默齋遺稿卷下》) 

五、強調世系,追溯始祖以前的遠代祖先。

“水流萬里自源來,木發千支由本出”。世系是譜牒的主要內容,尋根問祖是譜牒的必有功能和家族成員的歸宗情結。有的序跋行文上至夏商周,遠至三皇五帝。

蘇洵《族譜后錄上篇》:“蘇氏之先出于高陽,高陽之子曰稱,稱之子曰老童,老童生重黎及吳回。重黎為帝嚳火正,曰祝融,……”(《集部·別集類·北宋建隆至靖康·嘉祐集卷十四》)

朱右《杜氏族譜序 》:“ 按杜族出于堯后,歷夏商為列國諸侯。周成王封弟叔虞于唐,而故唐子孫徙封杜,為唐杜氏。后有杜泄者,適魯為大夫,避季平子之難出奔楚,生大夫綽。綽生段。段生赫,佐秦并天下,為大將軍,食邑南陽衍邑,稱大衍。”(《集部,別集類·明洪武至崇禎·白云稿卷五》)   

有的則刻意地去追溯自己的遠代祖先,如歐陽修《歐陽氏譜圖序》云:“歐陽氏之先,本出夏禹之苗裔。自帝少康封庶子于會稽,使守禹祀,傳二十余世至允常。允常子曰勾踐,是為越王。越王勾踐卒,子王鼦與立,傳五世至王無疆,為楚威王所滅。其諸族子孫分立于江南海上,受封于楚,為歐陽亭侯。歐陽亭在今湖州烏程歐余山之陽,子孫遂以為氏。”(《集部·別集類·北宋建隆至靖康·文忠集卷七十一》) 

六、贊美地域,從敘述居住環境和風土人情開始。

“位置獨特,山水神秀,天寶物華,地杰人靈”。這是華夏子孫期望天地相助的美好愿景。因此,在諸多序跋中多有體現。

宋濂《題張如心初修譜敘后 》:“浦陽仙華為屏,大江為帶,中橫亙數十里,而山盤紆周遭若城,洵天地間秀杰之區也。產于斯者,族每繁衍而悠長。高智遠略之士,多由他郡徙居之,若大羽之喬林,巨鱗之滄海。其間有龍溪張氏,予嘗敘其得姓受氏為神明之冑,流傳貴顯,已詳見他世家列傳中。” (《集部·別集類·明洪武至崇禎·文憲集卷十三》) 

方孝孺《葛氏族譜序》  :“寧邑居郡之東北,與會稽、四明相銜,而為往來之沖,有山溪竹木之美,稻麥魚鹽之饒,故其大家多優裕和雅,喜學而好文。其小民力業寡求,鮮爭而罕訟。……北鄉有聚落曰泉水,山秀而川回,土地沃衍,岡阜綿亙,有若環焉者,葛氏世居之。” (《集部,別集類·明洪武至崇禎·遜志齋集卷十三》)  

楊士奇《沙溪劉氏重修族譜序 》:“澄江南望兩舍外,崇山疊嶂,綿延峻拔,出沙溪,稍衍迤平曠, 溪源遠而厚,四時不竭。故緣溪皆沃壤,無旱澇之虞,而耕稼常豐。 環溪而居非一姓,劉氏其望也。”(《集部·別集類·明洪武至崇禎·東里文集卷七》)  

七、考證辨析,堅持存真去偽客觀公正的原則。

以考證辨析為主的序跋,在宋至明代的譜牒序跋中多有出現。此類考辨序跋,秉持了“按照歷史的觀點,看待歷史事實”的原則。從而說明了宋人在撰寫家譜序跋時的高度負責、客觀公正。

如歐陽守道《題醴陵李氏族譜》云:“李姓至唐高祖而為帝王,當唐之初,知氏族儒臣考古,敘升降貴賤甚詳。然卒莫能究國姓之所自出,故信指李為姓之說,則嘗尊老子為玄元皇帝矣。信易理為李之說,則又尊皋陶為德明皇帝矣。兩無的據,莫可信也。”(《集部·別集類·南宋建炎至德祐,寒齋文集卷二十一》) 

宋訥《嵊山宋氏族譜序》:“嘗考于同姓通譜者有之,同姓妄認譜系者又有之,非譜之義也。 譜之義,譜其親也。譜其親,使人知孝弟也”。(《集部。別集類·明洪武至崇禎·西隱集卷六》)。

周是修《吳氏族譜序》:“ 即其譜而考之,吳氏之在橫塘者,其先出于虔州刺史相,始居文江之蟾溪洞。季子曰守者:宮至常侍。十二傳至紹興省元首善先氏。”(《集部·別集類·明洪武至崇禎·芻蕘集卷五》)  

 因此我們在撰寫序跋時,要客觀地反映歷史情況,不能弄虛作假,不能含糊其事,不參雜個人意圖,厚親薄疏,尊恩貶怨;不妄自攀龍附鳳,偽冒名門,盲目定論;更不能歪曲歷史,亂認祖宗。

八、抑惡揚善,從弘揚“德”、“孝”、“仁”、“義”等切入。

王直《新喻西田習氏族譜序》:“  自古受姓命氏,皆有爵者之子孫。其傳之久近,視其德。本深則末茂,源遠則流長,理固然也。鑿齒初見重于桓溫,然知溫有異志, 每陰抑之,由是忤意而出。其持心之正,執德之固,君子哉若人!是足以開善慶之源。況詩書之澤又足以充益而引長之,習氏之子孫安得不久且盛哉?譜所以收族,而仁義之道行焉。仁以篤其恩,義以正其分,秩然尊卑疏戚之倫,藹然孝弟敬愛之施,惟讀書知道者能之。習氏子孫而欲紹續于既往,流衍于方來,其必以讀書為本乎?如是,則雖百世有耀也。”(《集部·別集類·明洪武至崇禎,抑菴文后集卷十五》) 

王紳《范氏族譜序》:“ 人之所以異于禽獸幾希者,以其有尊祖敬宗之心,知親疏長幼之序,守禮義仁愛之節也。春秋祭祀,思其所本,骨肉隆睦,思其所親, 倫理不失,由乎天性,人之道也。”(《集部·別集類,明洪武至崇禎·繼志齋集卷五》) 

楊士奇 《薌城顏氏宗譜序》:“夫譜牒者,家之史也,必孝子仁人而后知作之。吾之所從出者,吾所當尊,吾之所同出者,吾所當親,尊之親之,則其本末疏戚、或仕或隱,與凡善之可法于后者,皆所當知,于是而錄之,以示后人勿忘。 故曰非孝子仁人不能知而作之也。” (《集部·別集類·明洪武至崇禎·東里續集卷十二》)   

九、代寫序跋,宋代以后常有的序跋編撰現象。

由于各種原因,請當代名賢為家譜作序也是合乎情理的。

梁潛《嚴氏宗譜序》:“ 嚴氏吾鄉之盛族也,其始居縣城東南。方宋元之際,嚴氏為極盛, 亭園臺榭,臨郡城而俯大江,雄峙壯麗,照耀江滸。自喪亂以來,嚴氏諸老凋喪迨盡,其宗族皆散處別居。然鄉之人士稱嚴氏者,尤必曰 城上云,蓋以別于他族,以見其盛也。今年冬,有思義者以其從祖宗旦及乃父文祐之命,求予文以序其宗譜。” (《集部·別集類·明洪武至崇禎·泊菴集卷六》)

楊士奇《薌城顏氏宗譜序 》:“吾友薌城顏君仲平,命其子慶云教官肅以宗譜求序。仲平篤學有行誼,吾甫冠時交游也,今皆七十有余,不相見五十年,其忍以衰疾拒老友?”(《集部·別集類,明洪武至崇禎·東里續集卷十二》)

方孝孺《徐氏譜序 》“徐氏出于伯翳之裔偃王,為江南著姓,其在大末者為尤著。大末支縣曰開化,宋徽宗時名深始遷居之,子孫雖不大顯,而能世其善,修其譜不廢。國朝有天下,其十五葉孫生以諸生入太學,擢給事中,乃以譜來征序。”(《集部·別集類·明洪武至崇禎·遜志齋集卷十三》)     

“華夏譜牒,源遠厚重;古今對話,穿越時空。”從譜牒的出現到序跋的撰寫,經歷了漫長的時期,直到家譜編修大規模興起的宋代以后,家譜序跋迅速發展成熟,眾多的序跋不僅豐富了宋代的文體形式,也豐富了家譜的基本內容。而在家譜的序跋里又保存了各姓氏家族的時代背景、歷史文獻,極大的展現了中華獨特的家族歷史文化。宋至明代家譜序跋的撰寫方式,經過世代發展不斷完善,仍是我們后世應該學習和繼承發楊的。

河南省家譜文化研究院 金 濤 牛振合

二0一九年九月

作者簡介

金濤,河南周口人,現任河南省家譜文化研究院院長、河南省姓氏文化研究會家譜委員會黨支部書記。

牛振合,現任河南省家譜文化研究院副院長、中華家譜館副館長、河南省家譜研究會副會長。

今日熱點

最新更新

德国足球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