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氏資料

當前位置:石氏家譜網 >> 瀏覽文章

石小生:中華姓氏起源漫談

時間:2019/8/5 15:30:37
信息來源:本站綜合
發布:石氏網編委會

作者簡介:石小生,現任河南省姓氏文化研究會副會長,資深姓氏文化研究專家。

石小生:中華姓氏起源漫談 (1).jpg

姓氏,是我們每個人一生中非常重要的身份符號,是我們日常生活中須臾不可離開的生活要素,中華民族尤其是漢民族的姓氏文化,博大精深,源遠流長,從它的形成、發展、演變的漫長歷史過程來看,則是構成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一個重要內容,已經深入到我們生活中的各個領域,深入到每個人的心中,尤其是漂泊在海外的炎黃子孫,都對“家”、對“根”有一種深深的渴望。

時至今日,姓氏文化已經成為經中央批準的中原經濟區五大戰略定位的華夏歷史文明創新區建設的重要內容,省委領導就曾經多次明確提出:進一步鞏固農充分發揮河南根親文化優勢,增強海內外華人對中華民族的認同感和歸屬感,為鞏固國家統一、人民團結的文化基礎發揮獨特作用。而流行的”老家河南“的廣告語正是基于河南是中華姓氏主要起源地史實的精準表述。

我們今天看一個人的姓名似乎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姓在前,名在后,姓是父輩傳下來的,頂多有個別的隨母親的姓。名基本上是單字或者兩字,極個別有三字四字。但是在秦漢以前,一個人的姓名可沒有這么簡單,我們看一下一些春秋時期人的名字:

比如《論語·微子》中有這么一段:“大師摯適齊,亞飯干適楚,三飯繚適蔡,四飯缺適秦,鼓方叔入于河,播鼗(táo,鼓,俗稱"撥浪鼓")武入于漢,少師陽、擊磬襄入于海。”這里邊的亞飯、三飯、四飯是他們的姓氏嗎?

還有我們石姓的始祖《左傳·石碏諫寵州吁》記載名字是石碏,姬姓,是衛靖伯的孫子,所以又叫公孫碏,《左傳》還記載他叫“石子”,都是一個人。那么,這些名稱里邊,“石”是什么?是姓嗎?公孫又是什么?先秦時期公孫很多,黃帝就是“姓公孫,名曰軒轅”。商鞅也有三個名字,分別為公孫鞅、衛鞅、商鞅,這里邊,公孫、衛、商是什么關系?哪個是他的姓氏?還有大家都熟悉的姜太公,我們也常常叫他姜子牙,還有稱呼是呂尚、呂望、太公望,這些稱呼之間是什么關系?那些是對的?哪些是后人附會的?最近熱播的電視劇《羋月傳》《大秦帝國》有羋月、莒姬、孟嬴、嬴駟(秦惠文王)、嬴政等等,歷史上是不是真有這些稱呼?還有羋月的“羋”姓是一個為數不多的古姓,既然這個姓歷史那么悠久,后代姓這個姓的人應該有成千上萬啊,怎么現在就沒了這個姓?再有,羋月的叫法對不對?秦始皇是不是叫嬴政?我們現在看先秦史書,讀《春秋左氏傳》,常常分不清里面人物的姓氏名字,感覺那個時代的人名和我們今天有很大的區別,今天很常見的姓,比如趙錢孫李、周吳鄭王,在那個時候卻很少見,而且一家人各有各的名字,似乎沒有一個統一的姓氏把他們聯系在一起,如不細加分析,很難分得出他們的姓氏名字?所以啊,既然我們把“老家”作為自己的文化符號,那么,對中華姓氏的起源和姓氏文化的基本知識,應該有一個大體了解。當然,先秦時期的姓氏是一個很復雜的系統,與我們今天的姓氏完全不同,并非幾句話可以說清楚的。我今天所講的只是一些個人理解,不對的地方請大家批評指正。

一,古姓、女子稱姓、“同姓不婚”和“以姓為氏”

上古時期的姓氏和我們今天對姓氏的認知還不是同一個概念,在我今天的的知識范圍里,姓和氏沒什么區別,但在先秦時代,姓和氏是含意不同各有所指的兩個層面。上古初民社會,男女大防不太注意,更沒有什么家庭觀念,所聚居一族男女之間的交往沒什么禁忌,按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一書的觀點,這個時期就是母系氏族社會,人們只知其母不知其父。隨著時間的推移,部落之中越來越覺的近親繁殖會導致人口凋零,這種狀況古人總結為“男女同姓,其生不蕃”。于是,對人與人之間血緣關系的辨別也就成為常識。同一血緣關系的便需要一種辨別符號,姓就是這種辨別符號,這種辨別符號必須跟隨母親才能形成,這就是后來姓和女性之間緊密聯系的原因。周代女稱姓,男不稱姓也是這一古老風俗的遺留。

簡單的說,姓最早的來源就是“生”。姓強調誰生,是側重于辨別血緣關系的族群之統稱;而氏強調誰立,是建立在一姓基礎上的集團利益關系的家族之統稱。許慎在《說文解字》里講:“姓,人所生也。” 《左傳·隱公八年》“天子建德,因生以賜姓”。這都說出了“姓”的本義是“生”。張舜徽先生《說文解字約注》中講到:“古之所謂姓,即近世史家所稱原始氏族制也。而母系氏族為最先,每一母系氏族,必有名號以相區別,此乃姓之所由興,故姓字從女也。”姓最初是代表有共同血緣、血統、血族關系的種族稱號,簡稱族號。作為族號,它不是個別人或個別家庭的,而是整個家族部落的稱號。我們現在看到的史書記載某人某氏都是“出自什么姓”,而不是某人姓什么,和今天我們所理解的姓有很大的不同。“出自什么姓”的意思就是出自什么族、什么部落。據文獻記載,我們的祖先最初使用姓的目的是為了“別婚姻”,“明世系”、“別種族”。它產生的時間大約在原始社會的氏族公社時期。那時是母族社會,只知有母,不知有父。所以在神話里流傳著“圣人無父,感天而生”的許多故事。古代的典籍也記錄了類似的傳說。傳說夏的始祖大禹的母親吃了薏苡(禾本植物,也叫水玉米)后便懷了孕,夏便以“苡”為姓,就是姒姓;商的始祖簡狄吃了燕子蛋后就懷了胎,商就以“子”為姓;《史記·周本記》中也說道:“姜嫄出野,見巨人跡,心忻然悅,欲踐之。踐之而身動,如孕者。居期而生子”。史書記載為姜嫄“履大人跡而有周”。還有三皇之首的伏羲,就是淮陽太昊陵那個伏羲,“太昊帝庖犧氏,風姓也,燧人之世有巨人跡出于雷澤,華胥以足履之,有娠,生伏羲于成紀。”“風姓”是目前已知最早的姓,伏羲就是風姓,河南新鄭有“風后嶺”,是以黃帝大臣風后得名。此后逐步出現的古姓大體有: 上古八大姓,是指姜、姬、姚、嬴、姒、妘、媯、妊。此外,部落首領之子亦可得姓。黃帝有二十五子,得姓者十四人,為姬、酉、祁、己、滕、任、荀、葴(zhen)、僖、姞(ji)、儇(xuan)、依十二姓,其中有四人分屬二姓。祝融(三皇五帝時夏官火正的官名,歷史上有顓頊族祝融氏和炎帝族祝融氏)之后有己、董、彭、禿、妘、曹、斟、羋等八姓,史稱祝融八姓。另外還有一個剛才提到的很著名的古姓,生母為簡狄的“子”姓,出自契,尊稱閼伯。五帝之一帝嚳之子,大禹治水成功,舜帝任契為司徒,把他封在商地,賜姓為子。契的第13代孫湯推翻了夏朝,建立了商朝。

石小生:中華姓氏起源漫談 (8).jpg

這個時候的“姓”大多數都從女旁,如:姜、姚、姒、姬、妊、贏等等,這也從另一個角度說明“姓”是來源于母系氏族社會的,古姓就是部落的名稱,是區分于其他部落的血緣身份符號,以此來別婚姻。不過,生活在同一個部落的人是不需要用“姓”來加以區分,就像今天你到外省介紹自己是河南人,但在本省你是不會這樣說的。在部落內部人與人的區別不是“姓”而是“名”。“名”的產生也是在氏族社會時期,同時也是人的個體意識逐漸覺醒的必然結果。《說文》對名這樣解釋:“名,自命也。從口夕,夕者,冥也,冥不相見,故以口自名”。意為,黃昏后,天暗黑不能相認識,各以代號稱。這便是名的由來。《周禮》有“婚生三月而加名”。實際上,人名的出現是私有制經濟出現后的必然產物

既然“姓”在部落內部基本上不使用,那么它在什么地方使用呢?對外,就是部族與部族的區分,其中最主要的是婚姻時使用。三代以前,“姓”在男子的名字里是不出現的,它只出現在女子的名字里,因為根據“同姓不婚”的原則,女子要出嫁到另外的部落的,所以名字里一定要帶上“姓”以“別婚姻”。和今天我們的姓名不同的是,當時姓不是放在姓名的前邊,而是放在姓名的后邊。

我們知道小說《封神演義》中有兩大美女,都是妖精。大妖精叫妲己(己姓,蘇氏,字妲。有蘇氏部落族人,出生于有蘇國,世稱“蘇妲己”),二妖精叫喜媚。這個喜媚的原型其實是夏朝的末代國君桀的妃子妹嬉(祝融古姓)。這兩個人物名稱就非常符合古代女性稱謂規則。一個是己姓,一個是嬉姓。名分別叫妲和妹。還有兩個大家熟悉的美女,一個是褒姒,一個孟姜。褒姒是姒姓名褒,孟姜的孟是排行,孟,長也。另外史書中還有還有太任、穆姬、夏姬、齊姜、息媯、鄧曼、懷嬴等等,分別為姬姓、姜姓、媯姓、曼姓和嬴姓的女子。所有這些女性都是名在前姓在后,而稱姓的只能是女子。

女子未嫁時,姓前冠以她在家里女孩中的排行,如伯(孟)、仲、叔、季。如果她是姬姓的魯國的姑娘,就可以稱為伯姬、叔姬等等。如果是姜姓的齊國姑娘,就稱為孟姜、叔姜之類。出嫁后,國君之女如果嫁給外國國君,一般以夫家之國名加母家姓稱呼,如楚文王之女羋氏嫁給江國國君,稱為江羋;陳莊公之女媯氏嫁給息國國君,稱為息媯(息夫人、桃花夫人),她還有一個姐姐嫁給了蔡國國君,就稱“蔡媯”。如果嫁給大夫,則以夫君的氏加母姓來稱呼,比如晉文公的女兒姬氏嫁給趙衰(趙成子,趙國君主祖先),稱為趙姬。大夫之女也可以用“母家氏加母家姓”的方式稱呼,如雍姞為(宋國)姞姓、雍氏大夫之女,國姜為(齊國)姜姓、國氏大夫之女,宋華子為宋國、子姓、華氏大夫之女。以上兩種情況都是作為正室出嫁。如果女性出嫁之后成為側室,則在姓前面冠以所出之國(娘家)的國名,例如晉武公娶的齊姜。另外夫謚加母姓的稱呼還可以用三字形式,如《左傳》稱秦穆公夫人伯姬又稱秦穆姬,意思是其丈夫為秦國國君,謚穆,母家為姬姓(晉獻公的大女兒)。這些女人死了以后,有的跟隨丈夫的謚號。如衛宣公的夫人,史稱宣姜。也有的夫人自己有謚號,如魯桓公的夫人是齊國人,姜姓,本來應該叫桓姜,但是她卻擁有自己的謚號“文”,又稱為“文姜”。

以上說的是諸侯國和大夫貴族的情況,周王室的情況有些不同。周天子的女兒統稱為“王姬”,并不冠以伯仲叔季的排行。周王后有自己的謚號,稱“王某后”。比如周景王的王后叫“王穆后”,“穆”就是她的謚。周王的側妾則在母家姓的前面冠以“王”,比如“王姜”、“王贏”等等。

女子出嫁只論姓不論氏,因為要確保同姓不婚(比如衛國國君娶魯、吳、晉等國公主就違禮了,因為他們都是姬姓)。姬姓必須娶其他姓氏的女子,例如《左傳》(隱公三年)記載:“衛莊公(姬姓)娶于齊東宮得臣之妹,曰莊姜,美而無子,衛人所為賦《碩人》也。又娶于陳,曰厲媯。生孝伯,早死。其娣戴媯,生桓公,莊姜以為己子。”姬姓的衛國國君娶得就是姜姓的齊國女子以及媯姓的陳國女子。有一個很著名的成語叫“秦晉之好”,典故說的是秦晉兩國聯姻的事情,晉獻公的女兒伯姬在秦晉政治聯姻中嫁給秦穆公,這就是贏、姬兩姓的聯姻。后晉國內亂,公子重耳出逃,秦穆公決定要幫助重耳當上晉國國君,就把女兒懷嬴改嫁給他。后來,重耳在秦穆公的幫助下當上了晉國的新國君,成為有名的“春秋五霸”中的晉文公。秦晉之好代表的是一種政治上的聯姻,是國家之間的聯合,但后來漸漸將男女之間的婚姻也稱作結為“秦晉之好”。當然,秦國聯姻比較多的異姓國還有一個就是楚國,羋姓。這在《羋月傳》等電視劇有很多反映,不再贅述。這里邊還有一個問題,秦穆公娶得是晉獻公的女兒伯姬,而公子重耳則是伯姬的弟弟(庶出,與伯姬不是一個母親),這樣,秦穆公就是重耳的姐夫,秦穆公把女兒懷贏嫁給重耳,今天看來就是亂輩了。其實,這種現象在先秦時期非常普遍,婚姻中的輩分觀念沒有那么嚴格。更離譜的是他的老丈人晉獻公,公元前676年,晉武公之子公子詭諸繼承君位,即晉獻公。獻公之父武公晚年娶齊桓公女兒齊姜,齊姜則與當時的太子詭諸就是后來的晉獻公有私情。詭諸繼位后,把庶母齊姜娶為夫人,生女伯姬及子申生。這些情況在春秋時期多有發生,應該都是上古母系氏族社會婚姻習俗的遺留,這種習俗直到漢唐宋元在北方少數民族里還非常普遍。這就是歷史,不必大驚小怪。

石小生:中華姓氏起源漫談 (5).jpg

現在回過頭來看《羋月傳》,羋月的“羋”毫無疑問應該是姓,“月”可能是她的名,她是楚國的公主嫁給了秦國的國君,按道理講她應該稱“秦羋”,名字應該是“月羋”,但史書上沒有這樣的記載,《史記》和《資治通鑒》等史書均稱她為“羋八子”或者“宣太后”。“八子”是秦國后宮側室的封號。“羋月”二字是編者根據兵馬俑上的殘存“羋月”和阿房宮筒瓦上秦惠文王妃子“羋月”的合體陶文而來,推測羋八子名叫羋月。電視劇是文藝作品,我們不能非要說這是錯誤的,但我們應該清楚,比如“羋月”、“羋姝”這樣的稱呼在存世的史籍中是不存在的。女子擁有姓在前名在后的姓名要等到秦漢以后了,漢初劉邦的是呂太公,老婆叫呂雉,她的妹妹叫呂嬃,這就和現在人名差不多了,而在先秦古籍中,從未見過“羋月”這么奇怪的把名放在姓前面的女性稱呼。

盡管周朝禮制明確規定“同姓不準通婚”,但是到春秋時期,幾百年過去了,隨著人口一代代的發展,原來的各同姓國之間的血緣聯系越來越疏遠,幾百年前是不是同屬一個古老的姓氏已經構不成對婚姻繁衍的實際妨礙,違反禮法同姓通婚的事時有發生。在孔子時代,就發生了魯昭公迎娶吳國的王室女子孟姬的事件,而吳、魯兩國的王室均為姬姓,這件事見諸史籍,為極力維護禮教的孔子痛心疾首。類似的事情一定還有不少,被當時的保守派視為“禮崩樂壞“的依據之一。

《春秋左氏傳》記載了這么一個故事,說的是魯襄公二十五年,(前548年),齊國棠地的大夫——棠公死了,當時齊國的權臣崔杼去開棠公的追悼會,他的御夫東郭偃恰好是棠公的小舅子。追悼會上,崔杼看到了棠公的妻子棠姜長得特別漂亮,棠姜這個名字《史記》中叫東郭女,《列女傳》中叫東郭姜。崔杼就對司機東郭偃說,你姐這么美的個人,可惜了,幫我娶了吧,我虧待不了你。東郭偃說,這怎么行呢,結婚是要男女要辯姓啊。崔杼大罵說,我和她怎么可能一個姓啊,你也配和我一個姓?東郭司機說,你出自齊丁公,我出自齊桓公,都是姓姜的啊。這番話還真唬住了崔杼,當時愣是沒敢娶棠姜。現在我們來看一下崔杼和東郭偃這兩個同姓在血緣上到底是什么關系。崔杼的老祖齊丁公是太公望的兒子,是齊國的第二代國君,崔杼的先人就出自齊二代;齊桓公呢,是齊國的第十五代國君,東郭偃、東郭姜的先人出自齊十五代。而當時崔杼和東郭偃所處的是齊莊公是齊國第二十二代國君,好了,算一算這個關系就知道,崔杼和東郭偃是各自往上數二十多世才是一個祖先,現在崔杼是崔氏,東郭偃是東郭氏,用今天的眼光來看基本屬于八桿子打不著的關系,但他們上溯都是姜姓,周禮就不能通婚。這故事的尾聲是崔杼沒信這個邪,到頭來還是娶了棠姜。

從今天的眼光來看,發生這樣的事情其實很正常,既然古老的血緣關系經過一代代歲月的稀釋,早已接近于無,不再對下一代的生育發展造成實際影響,那么,沖破“同姓不婚”的禁忌,重新劃定合理的禁忌范圍,就是一個或遲或早總會發生的必然趨勢。而那些曾經極其強大的先秦古姓,如姬、姜、媯、姚、姒等,也不再具有統一的號召力,漸漸淡出了人們的視野。其“別婚姻”的功能,由氏來代替,不過這時候氏也常常被稱為“姓”了。

石小生:中華姓氏起源漫談 (3).jpg

古姓氏族部落內部結構、運作方式等史書均無記載,但這些古姓作為氏族公社時的符號卻對后世產生了極其深遠的影響。但隨著母系氏族社會的衰落,進入父系氏族社會后由于宗法制度的影響,絕大多數男性以“氏”作為自己的身份符號,再加上遇到疾病、戰爭、仇殺等等意外因素,一些古姓很有可能就會消亡。古姓中媯、羋、子、己、嬉、贏等今天已不見存在,原因不清楚,但很可能與這些因素有關。隨著時代的變遷,一些古姓的后人在形勢的逼迫下,有的直接承襲為氏。《禮記大傳正義》云:“其姓與氏,散亦得通,故《春秋》有姜氏、子氏,姜、子皆姓而云氏是也。”這就是中華姓氏重要來源之一的“以姓為氏”。這些由古姓而來的姓氏數量雖然很少,卻是中華姓氏發展歷史上最早、影響較大的姓氏組成部分,其中許多“以姓為氏”的如姬、姜、姚、任、祁、滕、董、彭、曹等等還成為了人數較多的著名大姓。

其后由于宗法制度,這三十幾個古姓的后裔分別立氏,逐步演變為今天成千上萬的姓氏。由這些古姓衍生的中華姓氏大體情況如下:

由于周王朝的建立,中華姓氏出自黃帝后裔姬姓的最多,約占總人口的百分之七八十,按人口排名前四百的姓氏中直接起源于姬姓的有120多個,其中部分姓氏有多個源頭,但多以姬姓為主要源頭:主要有王、張、楊、周、吳、孫、鄭、郭、管、魯、蔡、霍、康、毛、曹、衛、畢、魏、滕、蔣、韓、詹、何、于、孟、許、萬、常、武、喬、賀、賴、龔、文、智、傅、沈、呂、蘇、盧、賈、刁、閻、余、潘、汪、方、石、廖、鄒、陸等等姓氏。

其次是姜姓,炎帝后裔。據考證,從齊國第一代國君姜太公起到現在,共有102個姓氏由姜姓繁衍而來,主要有呂、申、許、謝、紀、丘、向、盧等64個單姓和淳于、東郭、高堂、子雅、雍門、公牛等38個復姓。

祁姓是堯的后人,鄭樵在《通志》二十六卷《氏族二》中說:“堯之后分為六,唐氏、杜氏、范氏、劉氏、韋氏、祁氏,皆為著姓”!

任姓也是黃帝后裔,周武王滅商后,大封祖母家族任姓為諸侯(太任,又稱大任,汝南平輿人。商朝時期西伯侯季歷之正妃,周文王姬昌之母),共封有謝、章、薛、舒、呂、祝、終、泉、畢,過10個任姓國家。《左傳》上有一句話說:“不敢與諸任齒”,其中所謂的“諸任”指的就是由任姓分離出來的這十個姓氏。“諸任”均為西周貴族,是姬姓的“娘家人”,因此他人當時不敢與其爭辯。

秦之先為嬴姓。其后分封,以國為姓。贏姓有十四氏,為秦、趙、黃、梁、馬、廉、徐、江、葛、谷、繆、鐘、費、瞿,基本上都是封國。另外李姓也是出自贏姓。

子姓是殷商后裔,主要分為殷、林、來、孔、宋、戴,以及空桐氏、稚氏、北殷氏、目夷氏等等。

羋姓為楚國后裔,后裔有熊、楚、白、屈、上官、米等等。

姒姓為大禹后裔,故有夏、禹、夏侯、鮑、費、杞、辛、有扈氏、有男氏、斟尋氏等等。

媯姓與姚姓同源,出自五帝之一的虞舜,奠定了陳、田、胡、袁、陸、王、車、薛等許多舜裔姓氏的發展根基。

還有一些如箴姓后世改為甄姓,就是甄嬛的甄;姞姓改為吉姓,羋姓改為米姓(據說上海還有極少數人姓羋)。另外還有一些古姓基本上就是單傳了,如:己、郇(huan)、依(依俊卿)。

由上可以得知,上述這些古姓現在雖然大多人口很少,基本上都進不了前一百大姓,但卻是中華姓氏的根基,是很值得驕傲的姓氏。

秦漢以后,隨著姓氏合一,這種以原始古姓為基礎的“同姓不婚”習俗基本上就不再延續下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以姓氏為基礎的“同姓不婚”。女子的稱呼也發生了改變,與男子一樣開始使用父家的姓氏,例如東漢時期女性文學家蔡琰(yan),字文姬,別字昭姬 ,陳留郡圉(yu)縣(今河南杞縣)人,文學家蔡邕之女。此時的“姬”已經不再是指周王的姬姓,而是女子的美稱了,因為以前“姬”是王族大姓,代表著地位高貴,漢代以后的“姬”已經成為美女的代名詞了,如漢代的戚姬、薄姬等都是這樣。

石小生:中華姓氏起源漫談 (4).jpg

二,男子稱氏

我們知道,先秦時期,只有貴族才有姓氏,貴族男子稱氏與名,女子稱姓及國。呂思勉先生在《中國制度史·宗族》中講:“人類即知有統系,必有所表之。時曰姓氏。姓所以表女系,氏所以表男系也。然及后來,男子之權既增,言統系者轉以男為主,姓亦遂改而從男。特始祖之姓,則從其母耳。故姓所以別婚姻,氏所以別貴賤,貴者有氏,賤者有名無氏。氏同、姓不同者,婚姻可通;姓同、氏不同者,婚姻不可通。”當然,“男子稱氏”在不同時期、不同身份的人當中也有許多不同的規則和表現形式,不能一概而論。

1,原始社會的“氏”

“氏”的出現是人類社會進入父系氏族社會的事情,上古時期最先出現的“氏”其實還是原始社會的部落名稱,與后世姓氏的“氏”有很大的區別。《漢書·古今人表》中記載的“氏”,有炎帝神農氏和黃帝軒轅氏,還有女媧氏、共工氏、容成氏、大廷氏、柏皇氏、中央氏、栗陸氏、驪連氏、赫胥氏、尊廬氏、混沌氏、昊英氏、有巢氏、朱襄氏、葛天氏、陰康氏、亡懷氏、東扈氏、帝鴻氏。這里邊,除了女媧氏還帶有母系氏族社會的影子外,其余的均有很明顯的父系氏族農耕社會的特征。中國農耕社會第一次大的發展和突破,例如原始農具、漁獵、養殖、音樂等等基本上都是在這些原始氏族部落中出現的。對這些原始氏族部落的內部結構、運作、傳承等史書記載很少,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除少數,如軒轅氏與軒轅姓、朱襄氏與朱姓、葛天氏與葛姓有一定的淵源關系以外,絕大多數原始氏族部落的名稱沒有演變成我們今天意義上的姓氏。他們只是母系氏族社會的古姓向父系氏族社會的夏商周,尤其是西周以后形成的“別貴賤”“氏”的一個過渡。

2,宗法制度及“別子為祖”

商周時期最重要的政治組織形式是宗法制,它源于父權家長制家庭,其核心就是“嫡長子繼承制”。周朝繼承并完善了商朝后期奉行的嫡長子繼承制,規定由正妻長子作為法定繼承人,承襲父輩的氏、宗廟和地位,稱為大宗。其余非嫡長子的國君庶子稱為小宗,也稱別子,無權繼承君位,必須分出去自立一家,獲得新氏,每一個新氏就是一個新的貴族宗族組織,從周天子到各級大小貴族都是如此。這些無論是由分封還是“別族”的方式產生的氏,都是以嫡長子之外的其余諸子為始祖,這就是《禮記》中所說的“別子為祖”。簡單地說,就是大宗繼承君位和家族的氏,而小宗則必須另立新氏。這些另立新氏的“別子”則是這些新“氏”的大宗,是這些新的姓氏的得姓始祖,而這些新的“氏”依然由別子的嫡長子繼承,對這些新氏而言嫡長子又是大宗,其他的兒子相對嫡長子來說又是小宗,又要分封和創立新的、級別更低的氏。以此類推,層層分封、得氏。

具體舉例看一下:周文王有子十人,長子曰伯邑考,次曰武王發,次曰管叔鮮,次曰周公旦,次曰蔡叔度,次曰曹叔振鐸,次曰成叔武,次曰霍叔處,次曰康叔封,次曰冉季載。冉季載最少。周滅商以后,天子位應該由嫡長子伯邑考繼承,但伯邑考早亡(兔兒塚)所以順位由次子武王發繼承,這樣,武王發就是大宗,繼天子位,周文王的其他兒子就是“別子”,都是“小宗”,不留住京畿,分封到管、蔡、曹、成、霍、康、冉、康(后改封衛)這些地方,是這些諸侯國的開國國君,也是這些姓氏的得姓始祖。但在諸侯國內,例如衛國,國君衛康叔的嫡長子衛康伯就是就是大宗,可以沿襲“衛”的國號,稱國。以下衛考伯、衛嗣伯、衛疌伯、衛靖伯、衛貞伯、衛頃侯、衛僖侯、衛共伯、衛武公、衛莊公、衛桓公等國君都是大宗,稱國不稱氏,直到衛國滅亡才“以國為氏”稱“衛氏”。而這些國君其他的兄弟就是小宗、別子,在不同的時期“別字為祖”得氏。例如第二代國君衛康伯的兄弟后代得“康姓”,衛靖伯兄弟的孫子公孫碏得石姓,衛莊公兄弟公子惠孫后代得“孫姓”。還有寧、聶等大約160多個姓氏都出自衛國。這許許多多的別子、小宗就是這些姓氏的得姓始祖。

石小生:中華姓氏起源漫談 (2).jpg

宗法制對姓氏的產生以及演變影響深遠,這也是我們由三十幾個古姓發展為成千上萬姓氏的主要原因。

額外說一下,我們今天所使用的“祖宗”一詞就是由此而來。“祖”和“宗”都是示字旁,“示”是“神”的本字。從“示”的字,有拿出、獻出之意,一般與神(包括對神的崇拜活本動和心理)有關。甲骨文、金文均作祭臺形,上置一短橫示祭物。祭祀是上古社會首要的重大事物,因此古人看得特別重。凡用礻(示)做偏旁部首的字均與祭祀有關,如宗、神、祀、祈、福、禱、禨、祭、祥、祝。(指示、示意的示是后起引申用法)。甲骨文五世排序:1,太祖 (示之曾祖);2,祖 (示之祖父,祖=示且,又名太宗);3,宗 (示之父親,宗=大示);4,示 (示,表示當世);5,小示 (示之子,下一代)。故《禮記·祭法》:“[殷人]祖契而宗湯,[周人]祖文王而宗武王。”簡單來講,我們現在祭祀爺爺是祖,父親是宗;如果祭祀遠祖,第一代是祖,第二代是宗。例如洪洞移民,父親帶一家三個兒子移民河南,當時官府為了防止他們結伙回流又將三個兒子分在新鄭、中牟、洛陽三地繁衍子孫。后世如果三地合祭,那這個始遷一家的父親就是“祖”,三個兒子分別是“宗”;但如果新鄭一地祭祖,那大兒子就是新鄭這一支的“祖”,他的兒子(孫子)就是“宗”。依此類推。

3,男子稱氏不稱姓,以別貴賤。

那么,為什么這些“別子”從公族分立出去以后非要用“氏”來稱呼自己呢?其主要原因就是“姓”是別婚姻的,貴族和庶民都有“姓”,庶民家族的婚嫁也需要知道對方家族出自什么姓,而“氏”則是貴族獨有的。鄭樵《通志·氏族略》:“三代以前,姓氏分而為二,男子稱氏,婦人稱姓。氏,所以別貴賤,貴者有氏,賤者有名無氏。”王國維《殷周制度論》中亦說:“男子稱氏,女子稱姓,此周之通制。”《通簽·外紀》說:“姓者統其祖考之所自出,氏者別其子孫之所自分。”氏的出現,記錄著人類歷史腳步邁進階級社會,姓和氏,是人類進步的兩個階段。在宗法制度下,貴族內部層層分封大宗、小宗,除了嫡長子以外,每封一次,恩澤減一級,最后封無可封,成為平民。這就是所謂“君子之澤,五世而斬”。到了這個時候,因為不再分封,這些“別子”的后代在失去公族地位成為庶民以后,為了紀念和彰顯家族昔日的顯貴和榮耀,為了有別于其他平民,紛紛以先祖的字、名、謚號、封邑、官職、居處等等作為平民家族的符號,將其固化,父子相傳,以紀念祖先,傳承后世,這就是“男子稱氏”的由來與原因。

我們前邊講過“女子稱姓”以別婚姻,那么男子有沒有稱姓的呢?史書記載周文王諸子名稱都很規范,在這里你是看不到“姬姓”的存在的,現在一些著述稱周文王為“姬昌”、周武王為“姬發”,還有姬蔡叔度、姬管叔鮮等等都是不符合史實的。“姬”是他們的“姓”,即他所屬部落的族姓,正確的稱呼應該是出自姬姓,名旦。當時社會的習慣并不把這個“部落族姓”姓加在名字之前。即便是繼承姬姓王位的比如周文王、周武王,歷史記載就是西伯昌或者伯昌、武王發、周武王。周朝諸侯國君的正式稱呼方式是“國加名”,周天子則稱為王,死后加上謚號,比如武王、成王、康王,并不直呼其名,以表達對王室的尊重。如果非要稱名不可,也只冠以謚號,比如成王誦、穆王滿、厲王胡、幽王宮涅等等,而不能稱其為姬誦、姬滿、姬胡、姬宮涅。諸侯國國君的稱呼是國名加人名,比如公元前632年晉文公為稱霸而舉行的“踐土之盟”,其盟書開頭列舉參加會盟的國君為“晉重、魯申、衛武、蔡甲午、鄭踕、齊潘、宋王臣、莒期”,分別為晉文公(姬)重耳、魯僖公(姬)申、衛夷叔(姬)武、蔡莊侯(姬)甲午、鄭文公(姬)踕、齊昭公(姜)潘、宋成公(子)王臣、莒子(己)期。還有管、蔡、曹、成、霍、康、冉、衛、蔣、江、賴等等諸侯國都是如此。這些國名對下、對外就是國名,對天子就是氏名。可以肯定的說,所有史書中均沒有姓、氏、名連用的記載。

先秦時期男子稱氏在卿大夫這個階層表現的更為明顯,我們前邊提到了孔子政敵叔孫武叔,他是周公之后,姬姓,叔孫氏,名州仇,謚號曰“武”,稱叔孫州仇,史稱叔孫武叔。你看,他有這么多稱呼,沒有一個是把“姬”放在名稱里邊的。孔子辦私學,收的第一批學生當中有位南宮敬叔,姬姓,他的爸爸,叫孟厘子,曾經是魯國大夫;他的哥哥,叫孟懿子,正做魯國大夫。他爸爸姓孟、哥哥姓孟,但南宮敬叔因為不是嫡長子,不能繼承爸爸的官爵,需要單獨給自己改一個氏。大概他是在家里南邊那排房里出生的,所以就以“南宮”為氏。還有大家都熟悉的姜太公,按照周代人名稱謂習慣,姜太公啊姜子牙啊的叫法是錯誤的。他是“姜姓”、呂氏,準確的叫法應是呂尚或呂牙,尊稱就是太公望。不能帶姜這個姓,姜子牙、姜太公的稱呼是后人以及文學作品按后世習慣稱呼的,隨著時間的推移,慢慢就成了大家都認可的名字了。我們現在稱呼他姜子牙也沒有錯,但作為姓氏文化研究者,我們應該知道其來龍去脈。

總之,所以顧炎武在《日知錄》中說:“考之于《傳》,二百五十五年之間,有男子而稱姓者乎?無有也。”錢大昕《十駕齋養新錄》卷12《姓氏》:“三代以上,男子未有系姓于名者,漢武帝元鼎四年,封姬嘉為周子男君,此男子冠姓于名之前,后代文人有姬昌、姬滿、姬旦之稱,皆因于此,好古之士,當引以為戒。”《左傳》中沒有把姓和名放在一起的;《史記》中只有一例,且無法解釋,即《史記·陳杞世家》:“得媯滿,封之于陳”。

4,氏可以變

顧炎武《原姓》中又說:“男子稱氏,女子稱姓,氏一再傳而可變,姓千萬年而不變。”“氏”是別貴賤的,但“氏”貴的形式如果發生變化,“氏”的名稱也會發生變化,例如封邑的變化就會導致氏名的變化;如果后輩平庸,氏名就會相對穩定,一直以顯赫的先祖為榮耀,但如果后世又出現了一個顯赫的人物,他的后裔就會以這個人為榮,重新立氏或者從原有的氏族中分離出來,再次“別子為祖”。史書記載“夫槩王奔楚為堂溪氏(河南西華),伍員(字子胥,封于申地,故又稱申胥)屬其子於齊為王孫氏,智果別族於太史為輔氏,故曰:氏可變也。孟孫氏小宗之別為子服氏,為南宮氏;叔孫氏小宗之別為叔仲氏。季孫氏之支子曰季公鳥、季公亥、季寤,稱季不稱孫,故曰貴貴也”。還有前邊提到的商鞅,原來的氏是衛鞅,有了自己的封邑以后更顯貴,就改為商鞅。還有出于衛國姬姓的孫氏,以衛武公兒子惠孫的字為氏,傳至惠孫七世孫孫林父,在衛獻公時期出任上卿。后來孫林父在衛國失寵,先后出奔到晉國和齊國,衛殤公姬秋執政時期歸國,襲封于戚邑(今河南濮陽戚城)。孫林父的支庶子孫戀居戚城,遂以封邑名稱改孫氏為戚氏,世代相傳至今。

還有一個氏可變的典型例子是劉、范、杜,唐等姓氏起源階段的演變:《新唐書·宰相世系表一》記載:“劉氏出自祁姓。帝堯陶唐氏子孫生子有文在手曰‘劉累’,因以為名。能擾龍,事夏為御龍氏,在商為豕(shi)韋氏,在周封為杜伯,亦稱唐杜氏。至宣王,滅其國。其子隰叔奔晉為士氏,生士蒍。蒍生成伯缺,缺生士會。會適秦,歸晉,有子留於秦,自為劉氏。這是封邑的變動導致“氏”名稱的變動。而范氏、杜氏、唐氏等等族譜記載這一段世系和劉氏差不多,表明這些姓氏是一個世系衍派、一個祖宗,今天姓氏不同只是不同時期氏名的分支而已。

所以,周代貴族的“氏”也不同于今天的姓氏,祖孫、父子、兄弟、先輩和后代之間可以有不同的“氏”;一個人一生中也可以有多個“氏”,所以,這個時期的姓、氏,我們不能用今天“父姓子傳”的觀念來理解。一家兄弟幾個會分成不同的“氏”,而這些同宗不同氏的下一代除嫡長子繼承父親的“氏”以外,其他的兄弟可能又會分成不同的“氏”。從史書記載中我們可以看出,進入西周以后,年代越早,氏的變化越多、越大、越復雜、越頻繁,直到戰國以后,“氏”才逐步穩定下來,變成家族之間血脈傳承的形式了。

5,同氏可婚

我們剛才講了“同姓不婚”,這是指古姓。先秦時期還有一個原則即“同氏可婚”。“氏同姓不同,婚姻可通;姓同氏不同,婚姻不可通”。姓是一種族號,氏是姓的分支。 “姓族是血屬集團,而氏族是政治組織”。“氏族只是姓族中的分族,而且由于封建賜民的結果,氏族也并非必皆屬同一姓族的族屬。”距周初大封建不過短短數百年,中原大地上的新氏就已蔚為大觀。由于古代文字數量較少,造成氏名雷同現象十分嚴重,許多同名的氏其實并不同姓,毫無血緣聯系,所以才有了“同姓不婚,同氏可婚”的規定。如原來的殷商王室子孫和被封于商地的貴族功臣,都以商為氏名,但是卻分別屬于完全不同的姓;各個諸侯國的宗室子孫,都有以“王”、“公孫”、“王孫”作為姓氏,彼此之間毫無聯系。春秋時代之晉、魯、鄭、蔡、吳等國,實際是氏族分封以后形成的邦國,而邦國人民卻非同一族屬,例如魯、衛二國兼括殷民。所以,氏族只是一種政治集團,卻不一定關系著族屬的血緣關系。那么,也就是所謂晉、魯、鄭、蔡、吳等諸侯國實際上就是由分封制而形成的“氏族集團”,而其“國號”就是“氏族集團”的名號。當時一個普遍現象是“同宗不同氏,同氏不同宗”。大宗與小宗是有共同血緣關系的同宗,但大宗與小宗肯定是不同的“氏”。例如衛伯、衛侯是大宗,他的兄弟是小宗,分別立有康、孫、石、寧等等很多氏,他們都是姬姓,所以不能通婚。但其他異姓諸侯國還有許多立氏的小宗,由于古代文字數量較少,造成氏名雷同現象十分嚴重,許多同名的氏其實并不同姓,毫無血緣聯系,例如宋國就有子姓的石氏,《通志·氏族略》記載:“晉揚食我字伯石,宋公子段字子石,則知此之為石者,必其字也。”姬姓石氏和子姓石氏沒有血緣關系,所以,這兩個石氏就可以通婚。而晉國石氏和衛國石氏則都屬于姬姓而不能通婚。

為了避免氏名重復,從春秋時代開始社會上大量出現了用兩個字或更多字命氏的“復音氏”。據初步統計,到了春秋中期,復音氏已經約占當時姓氏的三分之一。如在孔子的弟子中,就有端木氏、公冶氏、南宮氏、澹臺氏、顓孫氏、公孫氏、公伯氏、公西氏、公良氏、公肩氏、公夏氏、司馬氏、罕父氏等個復音氏。這些復音氏,大多是“小宗”,即各姓氏的分支所形成的。

進入秦漢以后,隨著姓氏合一,以及“同氏”之間“同宗”關系的逐步擴大和加強,“同氏可婚”也沒有人再提及了,取而代之的是新的“同姓不婚”,即同“姓氏”不婚。前邊講過,現代意義上的“姓”與古代的“姓”是不一樣的,古姓要么消失了,要么以姓為氏了。所以,現在我們說的“同姓不婚”,實際上是“同氏不婚”,與先秦時期“同氏可婚”正好相反。

6,“國君無氏”和“以國為氏”

在中華姓氏諸多起源中,“以國為氏”是最主要的得氏形式之一。《左傳》隱八年就說:“天子建德,因生以賜姓,胙之土而命之氏。(胙,祭肉,賜與、分封)”《左傳·僖公二十四年》記載:“昔周公吊二叔之不咸,故封建親戚,以蕃屏周。管、蔡、郕、霍、魯、衛、毛、聃、郜、雍、曹、滕、畢、原、酆、郇(huan臨汾),文之昭也。邘、晉、應、韓,武之穆也(二世、四世、六世,位于始祖之左方,稱"昭";三世、五世、七世,位于始祖之右方,稱"穆"。)。凡、蔣、邢、茅、胙、祭,周公之胤也......周之有懿德也,猶曰莫如兄弟,故封建之,其懷柔天下也,猶懼有外侮,捍御侮者,莫如親親,故以親屏周。”這些封國都是姬姓國。還有異姓功臣太公望的姜姓齊國,以及后來分封的贏姓秦國、羋姓楚國、任姓薛國等等。贏姓有十四氏,為秦、趙、黃、梁、馬、廉、徐、江、葛、谷、繆、鐘、費、瞿,基本上都是封國。另外,西周開國時,曾經追封前朝后裔為“二王三恪”,這叫“興滅國,繼絕世,舉逸民”。即封夏、商兩朝的后裔為公爵,封于杞國(姒姓)、宋國(子姓),稱為“二王之后”;又封黃帝、堯帝、舜帝的后裔為侯爵,封于祝國(姬姓)、薊國(祁姓)、陳國(媯姓),稱為“三恪之賓”。

在宗法制度下,封國君王對天子是小宗,但在封國內卻是大宗,嫡長子繼承國君之位,不稱氏,這叫“國君無氏”。而嫡長子的兄弟為小宗,得氏。顧炎武《原姓》中所說:“最貴者國君,國君無氏,不稱氏,稱國。”國就是諸侯,氏就是卿大夫,國比氏高一個等級,所以國君不可能降低檔次稱氏。封國和得氏雖然形式是一樣的,卻是不同的兩個層次。所以,先秦時期的封國國君絕大多數在國亡之前都沒有氏。例如,魯國沒有魯氏,《史記》記載魯國國君分別是魯公伯禽、考公酋、煬公熙、幽公宰等等;陳國沒有陳氏,《史記》記載陳國國君的名稱分別是陳胡公、申公熙侯、相公皋羊、申公子突等等;衛國也沒有衛氏,分別為衛康叔封、康伯、考伯、嗣伯、庭伯、靖伯、貞伯、頃侯等等。其他如蔡、燕、吳、管、宋、晉等諸侯國均稱國不稱氏。

那么,這些國君什么時候得氏呢?就是在國亡之后,為懷念故國,以祖先的國爵為氏,即“以國為氏”,就是《日知錄》里講的“則亡國之遺胤也”。所以“以國為氏”普遍得氏較晚,其封國滅亡之后,國人以國為姓,即以氏為姓。例如趙、陳、黃、蔡、劉、周、紀、谷、霍、魯、衛、毛、郜、曹、滕、畢、于、晉、韓、蔣、邢、齊、楚、秦、梁、徐、江、葛、鐘等。還有以國爵為氏,如前445年楚國滅杞,杞簡公的弟弟佗逃往魯國。杞國的祖先為夏朝后裔,娰姓,春秋時為侯爵,因此魯悼公稱佗的后代為夏侯氏。類似的例子還有秦穆公滅滑國(姬姓),其子孫成為滑氏和滑伯氏;楚文王滅息國(姬姓),其子孫成為息氏、息夫氏;魯僖公滅項國(姬姓),其子孫成為項氏等等。另外,不僅僅是國君這一支,許多原來無氏的平民布衣也在國亡之后,為懷念家鄉故園也隨著國君后裔以國為氏。由此,“以國為氏”的人口基數就比較大,這也是凡是以國為氏的姓氏人口較多的原因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按照春秋“國君無氏”的傳統,秦始皇應當“稱國”為“秦王政”或“秦政”。“秦政”的稱呼很多,另外史書中還常稱其為“趙政”。比如《史記》稱“(始皇)及生,名為政,姓趙氏”,“秦莊襄王卒,秦王趙政立”。《太平御覽》:“趙政不增其德而累其高,故滅。”宋羅泌《路史》:“二十有九世,而趙政替周,號始皇帝。”贏姓原為東夷之盈人,西周成王時期爆發管蔡之亂,周公東征,征服熊、盈之族十七國,將之遷往西方。周穆王時期,贏人造父為周王駕馬有功,封于趙地(今山西洪洞),成為嬴姓趙氏的祖先。司馬遷《史記·秦本紀》:“秦之先為嬴姓。其后分封,以國為姓……秦以其先造父封趙城,為趙氏。”后造父的六世孫非子為周孝王牧馬有功,封于秦(今甘肅張家川),于是從趙贏中獨立出來,另立宗廟,成為秦贏的祖先。西周滅亡后,周平王東遷,秦襄公派兵護送,受封為伯爵,這是第一位正式受封的秦國君主,也是秦國建國的標志。所以,秦國是先得氏,后封國的,故可以稱其為趙氏,然而從周朝禮法的角度講,秦襄公受封建國之后,就不應以氏來稱呼了。《史記》及一些史書直呼秦始皇其名“趙政”是有意貶低之為。

另一個國君有氏的是羋姓楚國熊氏。據《世本》及《元和姓纂》等所載,黃帝的子孫在商末有個叫鬻熊的,做過周文王的老師,曾孫熊繹以王父字為氏,成熊氏。周成王分封先王功臣時,封熊繹于丹淅之地,建都于丹陽(今河南省淅川縣),建立了子爵楚國。所以《史記》記載楚國的國君都是以熊氏冠名。熊艾、熊膽、熊勝、熊楊、熊渠等等(吾蠻夷也)。再一個是姜姓齊國呂氏,太公望始祖四岳伯夷佐大禹治水有功而被封于呂地,因此得呂氏。西周初年,周王朝封呂尚于齊地建立了齊國。春秋末,呂氏政權被田氏所取代,從此,齊國由姜姓呂氏演化成媯姓田氏。史稱“田氏代齊”。

7,“公子無氏”和卿大夫得氏

除了“國君無氏”,當時還有“公子無氏”的禮制。顧炎武《原姓》:“次則公子,公子無氏,不稱氏稱公子”公子本來不是一個姓氏,而是當時社會地位和身份的表述,是先秦諸侯除嫡長子之外其余兒子的統稱。春秋時期,各國諸侯不論爵位大小,多喜歡稱公,除嫡長子繼位,其他的兒子便稱為公子,公子的兒子則稱公孫。《通志》記載:“公孫氏,春秋時諸侯之孫,亦以為氏者,曰公孫氏,皆貴族之稱。”這些公子公孫多數都在各個諸侯國里任卿大夫,很多人都對當時的社會歷史發展進程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和作用。如史書記載的齊國的公子糾、公子小白,蔡國的公子夑、公子履等;鄭國的公孫僑,字子產,公孫揮,字子羽;齊國人公孫丑,孟子弟子;衛國的公孫碏、公孫鞅;還有黃帝,就叫公孫軒轅。這些公子公孫和其國君的父親、爺爺一樣,仍然屬于“公族”,按今天的話講就是是由“國庫”供養的最高貴的家族,所以他們不需要用“氏”來顯擺自己,只需要用“公子”“公孫”來表明自己的地位就可以了,或者只稱名字,例如子產、重耳。但他們到了國外就不能這么稱呼了,因為別的諸侯國也有很多公子公孫,容易混淆,所以到了其他諸侯國就以國名加本名稱呼,不再稱公子公孫。如衛國的州吁,在衛國就稱州吁、公子州吁,到了陳國就稱衛州吁,以區別陳國的諸多公子。《日知錄》記載:“其出奔他國,然後以本國為氏。敬仲奔齊,而為陳氏是也。其他若鄭丹、宋朝、楚建,碲餳字類,皆是也。”陳國公子完,謚敬仲,為避禍奔齊,稱陳完,齊桓公很賞識他,就任命其為公正(管理工匠的官),并封他于田地,故又改稱田完。

當然,這些公子公孫的公族地位不能一直世襲下去,否則就會人滿為患。這樣,就出現了另外一些姓氏起源的形式,即“以字為氏”“以邑為氏”“以名為氏”和“以謚為氏”等等,這些得氏形式的主體主要是各個諸侯國的卿大夫后裔。所以,顧炎武《日知錄》云:“然則氏之所由興,其在於卿大夫乎?故曰:諸侯之子為公子,公子之子為公孫,公孫之子以王父字,若謚、若邑、若官為氏。氏焉者,類族也,貴貴也。”

關于卿大夫得氏,《禮記大傳正義》有一段著名的論述:“諸侯賜卿大夫以氏,若同姓,公之子曰公子,公子之子曰公孫。公孫之子,其親巳遠,不得上連於公,故以王父字為氏。 若嫡夫人之子,則以五十字伯仲為氏,若魯之仲孫、季孫是也。若庶子妾子,則以二十字為氏,則展氏、臧氏是也。若異姓,則以父祖官及所食之邑為氏,以官為氏者,則司馬、司城是也;以邑為氏者,若韓、趙、魏是也。凡賜氏族者,此為卿乃賜。有大功德者,生賜以族,若叔孫得臣是也。雖公子之身,若有大功德,則以公子之字賜以為族,若“仲遂”是也。其無功德,死后乃賜族,若無駭是也。若子孫不為卿,其君不賜族,子孫自以王父字為族也。”

這里邊,我們主要談一下具有代表性的卿大夫后代“以王父(祖父)字為氏”的得氏方式。先秦古人的習慣和定例是一個人的名是不能任由平輩或者晚輩叫的,這樣就顯得不敬。《儀禮·士冠禮》中說“冠而字之,敬其名也。君父之前稱名,他人則稱字也”。一個成年人,君王(包括上司)、父親可以直呼其名,其他人不能稱其名,只能稱字。《禮記正義·檀弓上第三》:“幼名,冠字,五十以伯仲,死謚,周道也。”孔穎達疏曰:“始生三月而加名……年二十,有為人父之道,朋友等類不可復呼其名,故冠而加字”。而顧武炎在《日知錄·以字為諱》中說:“古人敬其名,則無有不稱字者。”即《禮記·曲禮》所云:“父前子名,君前臣名”,同輩人是不能隨便把別人的名掛在嘴上的,在人際交往中隨便稱別人的名當時被視為一種失敬,這就是“指名道姓”成語的由來和本意。二十歲“冠字”以后,人們的稱呼皆“連言名與字者,皆先字后名。”例如衛國上卿石碏,“碏”是名,“碏”,彩石也,名字呼應,字“石”,先字后名,故稱“石碏”。另外,還有很多只稱“冠字”而省略其“幼名”的。例如鄭國子產,名僑,鄭穆公之孫,鄭公子發(字子國)之子,故稱公孫僑,字子產。史書中只稱呼他的字“子產”,基本上不稱呼他的名“僑”。還有重耳、無駭、孔父嘉、華父督、孫姓始祖惠孫等等,都是以字冠名或者只稱字。

這些公族后裔傳至公孫之子后,因“其親已遠,不得上連于公”,于是賜以氏,用先祖的榮耀繼續彰顯自己家族的地位。以祖輩的字為姓。如鄭國公子偃,字子游,其孫便姓游;魯孝公的兒子公子驅 ,字子臧,其后代便姓臧。鄭譙在《通志·氏族略》記載衛人以字命名的氏有孫氏、彌氏、石氏、子玉氏、公叔氏等15氏。衛國孫氏其祖是衛武公兒子,字惠孫,是衛國世族,上卿,位高權重,食采于戚(今河南濮陽)。后人以其祖父惠孫的字為氏,就是孫氏。孫姓是明確記載有封邑但依然“以字為氏”的姓氏,由此可見,在先秦時期“以字為氏”和“以邑為氏”的選擇中,“以字為氏”顯然重于“以邑為氏”。

另外,春秋時期公孫之子得氏多是“以王父字為氏”,但這個問題也不能絕對,除了以王父字為氏以外,春秋時期以父親的字為氏的也多有記載。《通志·氏族略》記載:“王父字為氏者,皆公子也,諸侯支庶之子為所始之宗,故以其字為氏。今彌牟者,公子郢之子,靈公之孫也。以此則知亦有以公孫之字為氏者。”楊伯峻先生對公孫之子常以父之字為氏也多有研究,他舉例:“鄭之公族,其父若是公孫,常以父之字為氏。子產父子國,此曰國氏。故子游之子稱游楚,子然之子,稱然丹,子罕之子子展稱罕氏。”

關于“以字為氏”,我們還可以舉孔姓為例。孔子的祖先是宋國的公族,出自子姓。傳到宋湣公的五世孫孔父嘉(孔子七世祖)時,按照宗法規定,“五世親盡”,應當另立族,因此取孔父嘉的“孔”字,作為這一支族的氏。但是孔父嘉的后代,除了曾孫孔防叔外,大多只稱名而不稱孔氏,比如孔父嘉的兒子叫木金父,孫子叫祁父,玄孫伯夏,六世孫叫叔梁紇(孔子的父親)。“孔”作為氏世代流傳,是從孔丘開始的。孔子名丘,字仲尼,這個“仲”是排行第二的意思,因此“文革”批孔時稱孔子為“孔老二”。嫡長子稱伯,庶長子稱孟(孔子的庶長兄名孟皮,字伯尼),次子稱仲,末子稱季。仲與季之間的諸子都稱為叔。換句話說,如果有兩個兒子,排行就是伯/孟、仲;有三個兒子,就是伯/孟、仲、季;如果有五個或五個以上的兒子,就是伯/孟、仲、叔、叔……叔、季。所以周武王的長兄稱為伯邑考(名字叫考,伯是其排行),弟弟里面有管叔、蔡叔、郕叔、霍叔、康叔、毛叔等一堆“叔”。

除了同姓公族后代外,異姓臣僚也可以因為功勞而受封賜氏,一般以官名或封地為氏的居多。邑即采邑,是帝王及各諸侯國國君分予同姓或異性卿大夫的封地。其后代或生活在這些采邑中的人有的便繼之為氏。如周武王時封司寇岔生采邑于蘇(今河南溫縣),岔生后代便姓蘇。比如商鞅,本為衛國姬姓公族的后代,因此也稱為公孫鞅或衛鞅,封在商之后也稱為商鞅。據統計,以邑為氏的姓氏近200個。如荀、韓、趙、魏、羊舌、令狐、寧、戚等姓氏。衛國以邑為氏的有元氏、寧氏、常氏、聶氏、戚氏、商邱氏等13氏。還有以鄉、亭、居住地為姓。這類姓氏中,復姓較多,一般都帶邱、門、鄉、閭、里、野、官等字,表示不同環境的居住地點。

與“以字為氏”類同的還有:以先祖“名”或者“謚”為氏的。如以古天子、帝王名為氏的:軒轅氏,亦為帝鴻氏。《風俗通》軒轅即黃帝也。金氏,金天氏之後也;朱氏,朱襄氏之后;禹氏,夏禹之後;牧氏,黃帝臣力牧之後;童氏,顓帝之子老童之后;汪氏,汪芒氏之裔。以周人名為氏的,如皮氏,《風俗通》周卿士樊仲皮之後。晁氏,亦作朝,周景王子王子朝之後;段氏,鄭國共叔段之后(就是那個“鄭伯克段于鄢”);高氏,姜姓。齊太公六代孫文公之子公子髙之孫傒,以王父名為氏,稱高傒;刁氏,齊大夫童刁之後;柯氏,吳公子柯蘆之後。“以諡為氏”的有:莊氏,羋姓楚莊王之後,楚有大儒曰莊周;文氏,姬姓周文王支孫以諡為氏,有越大夫文種;戴氏,宋戴公之后,武氏,子姓,宋武公之後也;桓氏,姜姓,齊桓公之後,又宋桓公之後;穆氏,子姓,宋穆公之後也;等等。

8,“庶人無氏”及“職業居處得氏”

除了“以姓為氏”及國君、卿大夫這些“得氏”的主要群體外,占當時人口比例相當大的“庶人”也出現了一些姓氏。顧炎武《原姓》講:“最下者庶人,庶人無氏,不稱氏稱名。”這就是說當時地位低的庶人沒有姓也沒有氏,只能是干巴巴的一個名。氏所以別貴賤,貴者有氏,賤者有名無氏。比如我們熟悉的盜跖、庖丁,沒姓也沒氏。還有我們開頭講的什么“亞飯干”、“三飯繚”、“四飯缺”,都是職業加名,這些都是魯國的樂官,有奏琴的,有敲鼓的,有擊磬的,恰好是一支樂隊。大師摯算是隊長。里面還有亞飯三飯四飯,正好說明了這支樂隊的特別任務是伺候當時的天子、諸侯們吃飯,這份差使有個專業術語,叫“以樂侑(you佐助)食”。這些無氏的庶人除了一部分在所居之國滅亡之后隨國君以國為氏外,還有一部分人就以職業為氏。如巫氏、卜氏、祝氏、史氏、匠氏、陶氏、屠氏等等。還有以居住地為氏,諸如東郭、西門、池等等。以技藝為氏。

在春秋戰國時代后,各諸侯國之間的兼并戰爭日益頻繁,許多國君更是把封官賜氏作為激勵和獎賞有功將士的有效手段,大量原屬下等階層、沒有自己姓氏的人循此途徑進入上層社會,便以官職為氏。如司徒、司馬、司空、司士、司寇等。一些以官職為姓的姓氏單從字義上也可以分辨出來,如籍、諫、庫、倉、軍、廚等。以官為氏者,多以其所任官職之職能、性質為氏。如春秋時,管理市場的官員稱為“褚師”,宋、衛、鄭、魯等國均有此設置,子孫世襲此職,稱“褚氏”(褚時健)。帝堯時,皋陶擔任執掌刑獄的大理職務(司法官),子孫世襲此職,稱“理氏”。商紂王時理利貞因直言進諫,獲罪懼誅,避難于伊侯之墟,“食木子得生”遂改“理”為“李”。周人夫辛有,二子在晉國任“董史”(管理晉國典籍的史官),后代以官為氏,稱“董氏“”。周代官廷中專管藏冰的官員叫“凌人”,后代稱為“凌氏”。再如司馬、司徒、司空、司寇、司工、司城、司土、司功等姓,皆系以官為氏。

在這里,順便談一下姓氏中的復姓。

中國復姓豐富多彩,僅唐一代,涉及復姓便有110個。通過對歷史文獻的統計,源于漢族的復姓大多來源于男子的“氏”,中國僅漢族就曾經出現過的復姓至少就有1500個,而到1982年,根據人口部門的摸查,掌握的復姓有200多個。時至今日,仍較為常見的大約在100個左右,可以說大量的復姓在歷史長河中消失。

中國復姓大繁榮時代是在魏晉南北朝時期,許多北方和西北地區古代少數民族的因素滲入了中原姓氏中。這些姓一度非常多,但多數陸續消失。比如起源于匈奴的復姓就有20個左右,起源于鮮卑族的復姓和多字姓則多達194個。消失的復姓中,比如:第一至第八,除了第五姓,其他七個都消失了。目前在復姓中,歐陽、太史、端木、上官、司馬則是中國五大復姓。

其實,許多復姓消失是很可惜的。據歷史記載,舉幾個中國已消失的三字復姓:

西野建: 西晉時期有西野建戍,其子為西野建太郎;南北朝時有西野建封,西野建端。東關正:西晉時期有士大夫叫東關正序,春秋時期有東關正子伯。西城澤:東周時期有女為西城澤露,有男為西城澤明。鐘離圭:東周時期有鐘離圭磨、鐘離圭佳代。顏莫己:東漢時期有顏莫己初、顏莫己律;西晉時期有顏莫己洛、顏莫己莫失。

中國現存的復姓:

根據搜集的資料顯示,我國現存的復姓有81個,而百家姓中的復姓只有60個。把這些現存的復姓按照復姓來源歸類,如下:封邑:上官、令狐、段干、羊舌、梁丘;

居地:歐陽、東方、澹臺、濮陽、閭丘、百里、東郭、南門、西門、南宮、東宮;官名:司馬、夏侯、宗政、司徒、司空、亓官、司寇、巫馬、樂正、左丘、太史、即墨;王父之字:公羊、子車;爵系:公孫、仲孫;人名:顓孫、端木;部落名:尉遲、獨孤;賜姓:長孫;國名:鐘離;職業:漆雕、谷梁;排序:第五;社會影響:聞人等等。(談一下日本人的姓氏)

9,秦漢以后姓氏合一

戰國時,宗法制度瓦解,姓氏制度也發生根本變革。這時氏開始轉變為姓,如本屬于媯姓的齊國田(陳)氏,至戰國時已以田(陳)為姓。以往貴族才有姓,平民僅有名,戰國以后,平民也有姓,百姓遂成為民眾的通稱。姓氏制度的演化,反映了貴族的沒落,平民地位的上升。故秦漢以降,姓氏合而為一。《通志·氏族略》載,“秦滅六國,子孫該為民庶,或以國為姓,或以姓為氏,或以氏為氏,姓氏之失,由此始……茲姓與氏渾為一者也。”顧炎武《日知錄》云:“姓、氏之稱,自太史公始混而為一。《本紀》于秦始皇則曰‘姓趙氏’,于漢高祖則曰‘姓劉氏’,是也......自秦以后之人以氏為姓,以姓稱男,而周制亡而族類亂。”也就是說,夏商周三代以前,“姓”和“氏”分用,姓是總根,氏是分支,“姓”為“氏”之本,“氏”為“姓”之末。三代及秦漢以后姓氏合而為一,皆所以別婚姻而以地望明貴賤,可以混用。西漢時期,姓和氏的區別分野已經微乎其微。司馬遷作《史記》時,干脆把姓氏混為一談,成為不可分割的同一屬姓了。此以后,姓即氏,氏即姓,姓氏或氏姓成了姓或氏的一種書面用語。

今日熱點

相關動態

德国足球赛事